李永来:最忆在马院

来源: 作者:李永来发稿时间:2018-09-03浏览次数:

李永来:最忆在马院


    接到母校李满意老师电话,让我写点校友故事,讲讲工作中的事。说来惭愧,参加工作这些年,整天看似忙忙碌碌,实则平淡无为。架不住李老师那样诚挚热情的邀请,加上我对母校的怀念之情,我便爽快应承下来。

    写点什么?从哪儿写起呢?

    离别校园整九载,归来已过而立年。刚毕业的头两年,我所承担的工作任务不算繁重,尚能抽出时间回母校走访,看望一下老师。随着岗位和职务的调整,繁重的案牍事务逐渐占据了我生活的大部,整日应接不暇,有时候周末双休也被占用,能够到武汉看望老师的时间越来越少,机会也越来越少。细算起来,最近两年,我去南湖东配楼不过两三次。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,我是不是忘了师恩当报的初心呢?

    回想求学时的一点一滴,需要感恩的人和事的确太多。但如果讲最需要感恩的,那一定是我的授业恩师朱妈妈。朱妈妈,是我和师兄弟对导师朱丽霞教授的尊称和爱称。每当我们提起朱妈妈,心里就会感到很温暖、很自豪。

    恩师如母。我作为朱妈妈招收的第一届研究生,她在我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。作为弟子,感谢导师引领我走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殿堂,指导我如何做人、做学问。怎奈自己资质平庸、悟性不高,在学术研究上并没取得太大的造诣,也辜负了导师为我授业解惑的一片苦心和期望。作为她的“孩子”,既要感谢朱妈妈的教学之恩,也要感谢她在工作上的指导之恩。参加工作后,是朱妈妈帮我扶上马又送一程。参加工作这些年,我先后在三个单位五个岗位上工作过,每当工作中遇到困惑时便会求助朱妈妈,她也总是不厌其烦、悉心指导,帮我拨开云雾,再见月明。有时朱妈妈也会利用到孝感讲学的机会,挤出时间看望我和家人,指导我更好地工作、生活。还记得几年前家人在武汉住院,朱妈妈利用课后和周末时间多次到医院探望。愈后出院,她还经常打电话询问我家人身体恢复情况,反复叮嘱安心静养、悉心调理。可以说,朱妈妈对我的关爱淳朴而厚重,不是母子亲似母子。

    没有孩子不爱母亲,没有学生不敬恩师。纺大马院是我离港远航的母港,是我心中永远怀念的净土。今后无论在事业上走多远,我都不会忘记自己从哪里出发,都会永远怀念在马院就读的三年美好时光,永远铭记朱妈妈和像朱妈妈一样的老师们给予的无私帮助和支持。

    往昔曾借重,未来凭扶持。永远感恩纺大马院!


太阳集团tcy8722-首頁|欢迎您